天富开户

天富开户

“相信我,”卢冲双手捂着曾莉的脚掌,柔声安慰道:“上次我能那么快地把你的伤口弄痊愈,这一次,你很快也会好的。”

    卢冲悄悄点开虚拟手机,用10000人气值再次兑换一次快速恢复的机会。

    过了一会儿,曾莉的脚就好利索了,但这时,她却有点不舍得把脚从卢冲手掌中挣脱,卢冲的手仿佛带着魔力和电力,把一股股暖流输入她身体里,她感到好舒服从未有过的舒服,除此之外,还有一点战栗,心的战栗。

    卢冲还在给曾莉按脚的时候,忽然看到曾莉闭着眼睛,粉嘟嘟的嘴唇倔了起来,他哭笑不得,这摸脚杀果然威力很大,赵敏爱上了张无忌,潘金莲爱上了西门庆,高媛媛爱上自己,现在曾莉也爱上了自己。

    “曾莉,”卢冲实在不忍心打断她,却也不得不打断:“这里不是一个适合的地方啊,咱们还是早点回去吧。”

    曾莉面色羞红,嗔怪地瞪着卢冲:“都怪你,把人家心捏的好慌。”

    卢冲诧异,我捏的是你的脚啊,不过很快地,他就明白了曾莉的意思。

    曾莉的爸爸带着她妹妹去了法国,她妈妈跟着她住在江城,看曾莉的意思,想要带着卢冲去见她妈妈。

    卢冲暂时还没有做好见丈母娘的准备,便托词说:“老师逼得紧,我必须要马上返回学校。”

    曾莉其实也没有做好准备,也不想逼卢冲,便道:“那就先去你们学校吧。”

    他们打了一辆的士,前往江城一中。

    卢冲下了车,正要往校门口走。

    这个时候,五班的学习委员魏燕,从校门口走过,她是卢冲之前鬼使神差地暗恋过的女生,看到卢冲,她眼前一亮,一段时间不见了,卢冲好像变的更帅了,想起卢冲之前曾暗恋过她,还曾把她写到日记里,她的信心大增,就要上前,跟卢冲叙叙旧情。

    这时,曾莉娇哼一声:“冲,你就这样走了?”

    卢冲回头笑问道:“那我该做些什么呢?”

    曾莉把眉目如画的脸蛋转向卢冲,指了指脸颊:“亲我一下!”

    “没问题。”卢冲附身,亲了曾莉一下。

    魏燕看到曾莉娇嫩精致眉目如画的脸蛋,刚才的信心顿时烟消云散,原来卢冲的眼光忽然变得这么高,原来只有这样漂亮的女生才配得上他,原来自己之前真是瞎了眼,她颓废地低下头,灰溜溜地走了。

    恰巧这个时候,班主任曾老师路过,看到眼前这一幕,不禁咳嗽一声。

    曾莉向卢冲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,坐着出租车去江北省京剧团。

    卢冲抬起头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笑容满面地对曾老师说:“曾老师,您放心,我专业考试没问题。”

    曾老师脸色一沉:“可你文化课考试有问题!我给你最后的通牒,这是最后一次模考,如果你考不到全校前三名,以后你任何的请假我都不批,哼,省得你把时间都浪费在早恋上!”

    二十年后,到那里找这么负责任的好老师呢,面对曾老师的严厉,卢冲没有丝毫反感,他知道,曾老师都是为了他好,便笑呵呵地说道:“曾老师,您放心,我一定能考前三。”

    曾老师怀疑地看着他:“你都有半个多月没好好学习了,还妄想考全校前三,不切实际!”

    卢冲先去五班跟傅奇打了一个招呼,看他安然无恙的样子,显然他父母已经接受他考北广的事实,并没有真揍他。

    到了四班的教室,卢冲跟刘欣悦打了一个招呼,跟其他关系还算不错的同学们聊了几句,就投入到紧张的复习中。

    他把所有科目的教科书都翻了一遍,再把所有科目的辅导书都翻了一遍,随着两个时空的灵魂不断融合,随着闪电储存在脑域的能量对脑域的不断开发,卢冲发现自己的精神力非常强大,已经达到95分,记忆力和理解力乃至阅读能力也空前强大,那么多书,他半天都翻完了,找到几个以前不太理解的难点,看了一下,就完全理解了。

    现在,他最欠缺的,还是书法能力,字实在太烂,担心老师们会扣这方面的分数,特别是那些公不公平看心情的考试项目,比如作文,以他拙劣的字迹,老师们通常都没兴趣看下去,就算他写的再天花乱坠,都无济于事。

    现在,卢冲发现了一个很好的目标,是他们班的副班长裴长江,裴长江的学习成绩一直都保持在前三名,钢笔书法非常好,号称江城一中的庞中华,书法能力有可能在90分以上。

    卢冲跟裴长江的关系很一般,几乎没有沟通过,甚至还有一点小龌蹉,卢冲是个博爱的人,在刘欣悦之前,还曾暗恋过他们班另外一个班花辛无双,高一时候暗恋了一年,高二时觉得没希望了,才转而喜欢上刘欣悦,但他暗恋辛无双的事情,全班都知道,包括裴长江,当他们毕业后,让卢冲非常难堪的事情发生了,辛无双跟裴长江走到一起,后来还结婚了,每次高中同学聚会,其他同学都很小心地不让卢冲和裴长江、辛无双撞在一起,怕他们闹别扭,这让卢冲感到特别好笑。

    虽然跟裴长江有过那些龌蹉,但卢冲并不准备吸收他的书法能力,毕竟这能力是裴长江辛辛苦苦得到的。

    卢冲对裴长江虽然没有任何恶意,可裴长江却倒未必。
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