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富开户

天富开户

那些人嘿嘿冷笑:“就是想起来了,又能怎么样,你胳膊拧不过大腿的,还是乖乖认命吧,谁让你自己不长眼,得罪了人家呢。r?a?  ? nw?en? w?w?w?.?r?a?n?w?e?n `o?r?g?”

    卢冲瞥了一眼那个冒充赌场拉客仔的家伙:“你不是说让我死个明白的吗,那你告诉我,到底我得罪了哪个人物?”

    那人嘿嘿一阵阴笑:“告诉你又有何妨,吴文强,听过这个名字吗?”

    卢冲故意摇摇头:“没有,他什么来头?”

    那人一脸嚣张:“说出来吓死你,他是……”
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审讯室门外响起敲门声。

    那个大沿帽打开门,一看来人,露出一脸谄笑:“霞姐,您怎么来了?”

    只见吴美霞穿着一身名牌,挎着名牌包,趾高气扬地走进审讯室,理都没理那个大沿帽,径直走向卢冲,取下墨镜,盯着卢冲:“你该知道我什么要来吧?”

    卢冲眯着眼睛,打量了她一番:“就因为讨厌我,就派人把我弄到这里,说真的,我真瞧不起你这小伎俩。”

    “装什么傻!”吴美霞冲那个大沿帽摆摆手:“你出去,我有几句话问他。”

    大沿帽赶紧给卢冲上了手铐,还警告道:“小子,我跟你说,你要敢伤害霞姐,强哥非扒了你的皮。”走的时候,他把门带上。

    吴美霞恨恨地盯着卢冲:“告诉我,我为什么突然不能唱歌了,是不是你捣的鬼?”

    卢冲一脸茫然地看着吴美霞:“你什么意思?我不懂。”

    吴美霞拿出一台录音机,按了播放键,里面传来卢冲的歌声:“我和我最后的倔强,握紧双手……”

    “你原来是音痴,五音不全,唱歌完全不在调上,”吴美霞咬着牙,恶狠狠地说道:“为什么突然就唱得这么好,为什么,是不是你把我的歌唱能力盗走了?”

    卢冲嗤笑一声:“这里离青山精神病院很近,我建议你去那里看看你的被迫害妄想症。”

    吴美霞阴冷地盯着卢冲的喉咙:“你说,有没有什么办法,能让我的歌声恢复?能让我重新站在舞台上?如果没有,那我就割了你的声带,让你也唱不了。”

    “哎,”卢冲叹息一声:“吴美霞,麻烦你想清楚,你觉得这个世界上会有那种把别人的能力窃为己有的本事吗,你以为是北冥神功吸星**啊,我之所以唱歌能唱得这么好,是因为我一直坚持不懈地唱歌,唱歌突然开窍了,至于为什么突然不会唱歌了,我不太清楚,但我知道,你现在既然选择了做人的金丝雀,又何必在乎唱不唱歌呢?”

    “我喜欢舞台上万众瞩目的感觉,我喜欢我美妙的声音绕梁三日的感觉,”吴美霞恶狠狠地盯着卢冲,伸出尖尖的指甲,掐着卢冲的喉咙:“就因为你这个小瘪三,碰了我一下,我就变成一个音痴,成了江城的笑话,跟那个章韶钢一样,你敢说,章韶钢突然失去播音能力,跟你没有关系?”

    卢冲冷冷一笑:“你说的,我好像一个大巫师一样啊,如果我是一个大巫师的话,你现在就没命了!”

    吴美霞用力掐着卢冲的脖子:“不,你不是大巫师,你是小恶魔!”

    被吴美霞的指甲掐的好疼,卢冲实在忍受不了,就破了从不打女人的戒,飞起一脚,把吴美霞踹飞到墙上:“草,疯子,你想掐死我啊。”

    “你竟敢踢我,”吴美霞从地上爬起来,张牙舞爪地扑上来,就要挠卢冲的脸:“我把你小白脸的脸挠花。”

    这女人真疯了啊,他连忙站起来,躲避吴美霞的抓挠。
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审讯室的门打开,一个人脸色阴沉,喝道:“吴美霞,你在疯什么?”

    吴美霞停下来,迟疑地看着那个人:“强哥,你不是说把这个人交给我,任我发落的吗?”

    那个人一脸正义凛然:“笑话,他又不是犯罪嫌疑人,纵然是犯罪嫌疑人,自有我们警察处置,你一个外人在这里干什么,还不赶紧出去!”



相关文章